中華兒女新聞網
千斤顶或更好50手试玩

芒果tv青春劇《你好,對方辯友》取材真實 聚焦思辨

2019-04-28 16:44來源: 編輯:董穎作者:

  最近,一個以辯論為主題的青春劇《你好,對方辯友》在芒果tv火熱上映。對于很多人來說,辯論是青春印記中一個不可磨滅的符號。它是大學生活中最光彩奪目、難以忘懷的中彩之一。對于辯手而言,辯論幫助其開拓視野,形成辯證的思維;而對觀眾來說,觀看辯論賽是有趣的體驗,它會突破一些觀眾原本想象的東西。”

  辯論題材的劇在市面上極為罕見,與其他青春劇相比《你好,對方辯友》的優勢在哪里?導演韓洋認為,對辯論題材的探索雖然是一場冒險,但也是這部劇最大的看點和優勢。制片人王士龍還兼任了本劇的部分編劇,身為曾經的辯手,他結合了自己的經歷和辯論賽場歷史上的真實故事創作了這部劇,他表示非常希望這部劇讓大家體會到思考的樂趣,并特別透露,劇中還有很多還原致敬93年獅城舌戰等經典賽事的彩蛋,等著觀眾去發現。

  劇照(左:潘宥誠,右:林昕宜)

       關于辯論,幾位主創有著怎樣的情結呢?請看本刊的專題報道。

  林昕宜表示,沒有在拍這部戲之前,覺得辯論只是在互相的爭吵。在整部戲拍完之后,覺得辯論在生活當中其實可以是一種增光添彩的一種溝通后個方式。“自己會去關注校園辯論,因為學校經常組織辯論比賽,但是自己不太會去參與,但是我會去看一些有關辯論的視頻,包括九幾年的國辯賽這樣子的。感覺辯論有一種神奇的魔力吧,會讓你的思維變得更加的活躍,邏輯也會變得更加的清晰。在與別人交談的時候,自己的想法會更加的多一點,對辯論也會更加了解,更加喜歡一點。我覺得辯論能讓我們的思維更加開闊,可以讓我們接觸或想到之前沒有想到過,沒有思考過的一些問題,也可以從對方的一些回答當中,了解到,他們所思所考,更加的Broaden our mad。”

  男主角潘宥誠說:“拍這部劇之前,我并不能算是真正的接觸辯論,之前參與的綜藝《一年級畢業季》當中雖然有過辯論的場景,但是跟真正的辯論比賽還是有一定區別的,更多的是表演成分。其實一開始對于辯論我并不是那么的感興趣,可能跟我自己的性格也有關系吧,我是一個比較直接的人,遇到事情不太喜歡跟別人去辯論,更多的是用實際行動去表達。在拍攝完這部劇后,我才真正喜歡上辯論。在這部劇拍攝的期間,我們才理解辯論的真正含義。辯論會讓人更加愿意去開動腦筋的認真思考,一起討論如何正確的看待一個觀點,一個事情的發生和一個現象的出現。辯論在我眼里是沒有所謂的勝負之分,更多的是享受大家一起成長,一起努力的這么一個過程,”

  劇中他比較喜歡的辯論題材是“真愛是否會天長地久”,因為感情問題是人們現在討論較為多的,而個人對感情的看法也有所不同,認為真愛不一定要天長地久,珍惜在一起的每一天,每一個開心的時刻更重要,無悔的青春才是最美妙的。

                                                              (左:導演韓洋,右:編劇王士龍)

  而編劇王士龍則是從中學時代就參與辯論,大學和研究生期間辯論都是其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所以這份情結也是最初我們選擇這個題材的一部分原因了。”

  他坦言,劇中最重要的主線故事就是自己的經歷,當時自己剛進大學,被選進一個好幾年都沒贏過比賽的學院辯論隊,但是真的沒想到,一群好隊友,也是最要好的朋友,一路沖進決賽,一戰成名。所以其實這個故事本身就是這部劇最初的緣起吧。

  談到關于辯論的經歷和回憶的話,王士龍表示太多了。最深刻的,應該是辯論隊的一群隊友,成為一生最好的朋友。大家一起熬夜,一起查找資料,一起完全不計利益的去進行那種讓人興奮的思維碰撞和探討,所以這種靈魂友誼也是最最深厚和難忘的。

  “我記得有一年我們一起拿著dv為學院辯論隊納新拍一個宣傳短片,當時很辛苦,一天跑了七八個地方,但是所有人都超開心,并且還笑著說以后咱們要把自己的故事拍成電視劇,沒想到八年之后,我們居然真的做到了。

  還有一個細節,當時我大一,我們第一次闖入決賽,全學院都很激動,老師包車帶著同學們去很遠的一個校區看我們的比賽。但是我們輸掉了。我們跟著大家坐在大巴里一起回宿舍,夜色漆黑,所有人都沉默不語。不知道誰突然唱起歌,唱的是那年快男的《我最響亮》,然后大家都哭了,但同時一下子又變得開心起來,全車人跟著一起唱。我直到現在有時候還會夢到那一刻。

  我還記得那場比賽輸掉后,我下臺的時候偷偷摸了一下那面墻,我當時想要記住這個感覺,明年再殺回來,這個細節最后也被我們放進了劇本里。

  所以本劇播出之后很多觀眾說很真實很質樸,一方面這本來就是我們的美學基調,另外很重要的也是劇中很多西確實都來源于我們自己的生活。”

  本劇創作的核心思路,就是要體現當代大學生最真實的精神面貌和生活狀況。所以所有的取材都是圍繞著這個核心去進行。

  在選取故事和情節的時候首先都以真實為第一原則,不會刻意去拔高些什么,但非常欣喜的是,我們發現這些真實質感的故事很好的表現出帶擋大學生最積極,最有活力,最可貴的一面。

  他們會為了目標不懈努力,會有著不服輸的拼搏精神,他們為了探索知識和真理,而不是任何功利的目的去付出,并在這個過程中不斷成長,變得越來越好。我覺得社會上總會有一些誤解,70后對80后,80后對90后,甚至現在對00后,但其實年輕人一直在進步,在變得越來越好,所以當時我們在設定劇中故事年代的時候,主創人員毫不猶豫的就選擇在現在,因為不想用懷舊青春或者任何標簽去弱化青春本身的魅力,或者去忽略現在青少年的那些美好的東西。而是想告訴所有人,現在的年輕人,現在的大學生,他們的生活很積極,很陽光,很美好。

  “另外在具體的辯題和事件的選擇上,我們盡可能選取大學生真正面臨的那些問題,比如對于夢想的探討,對于朋友之間幫助的界限感如何去處理,比如我們應該如何看待網絡出現就這個信息爆炸的社會,以及初次遇見愛情的時候,我們應該保持一個什么樣的負責任的態度。除此之外,我們也試圖去還原一些非常細膩的情緒和細節,比如在學校的集體生活中,舍友之間總會有一點點小的芥蒂,這些小事情說出來很矯情,不說又有點難受,是一種很微妙但幾乎每個人都有過的體驗,我們也通過這個劇試圖讓大家看到和感受到。

  但說了這么多,我們所有那些重視真實質感的取材,都是為了讓觀眾能夠在觀看之余有一點反思。我們非常希望,能夠通過這部劇,這部講述思辨的劇,讓觀眾體會到思考的樂趣,能夠接受和喜歡上思考,愛上思考的年輕人,總會少一分戾氣,多一份包容,因為辯論的第一件事,其實就是去理解你的對手在想什么,如果我們生活中每個人都可以停下來思考一下其他人的想法,其他人的感受,那一定會更加的和諧美好,那真的就太好了。”王士龍說。

版權聲明:未經中華兒女新聞網授權,嚴禁轉載

熱門排行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