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兒女新聞網
千斤顶或更好50手试玩

王凱:歌劇也可以很流行

2019-07-01 12:51來源:中華兒女新聞網編輯:董穎作者:

  如果你喜歡音樂,喜歡美聲,那你一定看過湖南衛視前不久剛結束的一檔原創新形態聲樂演唱節目——《聲入人心》。節目一共12期,由廖昌永、劉憲華、尚雯婕三位音樂人作為出品人,在100天內對36位演唱成員進行分組打磨、陪伴成長,最終選出6位首席演唱者獲得美聲音樂會全國巡演和發行音樂專輯的機會。王凱,正是這6位首席演唱者之一。

  五月的北京總是那么美,微風拂面,花香四溢,記者在國家大劇院見到了駐院青年男高音歌唱家王凱。約好的上午10點采訪,他早早地就在二樓的咖啡廳等候。身形挺拔、彬彬有禮、守時靠譜是他給記者留下的最初印象。“我想通過我的聲音,讓歌劇、美聲通俗化、流行化,更接地氣,從而讓更多的年輕人喜歡歌劇,喜歡美聲。原來,歌劇也可以很流行。”

  聲入人心,凱歌嘹亮

  有網友評價參加《聲入人心》的選手都是“高素養、高學歷、高顏值”的學院派,王凱的確如此,他不僅善談,而且很有自己的想法。他說:“《聲入人心》這個節目有點像小火慢燉,節目播出前幾期時關注的人大多是美聲專業人士,但隨著后續的播出自己受到了越來越多粉絲的喜愛,我的微博粉絲也瞬間漲到了70多萬,有很多身邊的朋友都變成了自己的粉絲,對我來說這是一個翻天覆地的變化。”

  而說起自己報名參加《聲入人心》的初衷,王凱說,他希望可以把自己所學的西方歌劇美聲與中國傳統文化結合,讓更多的人走進劇院,喜歡古典美聲。與此同時,他也希望在這個舞臺上從專業人士的角度了解大眾對于美聲的需求。

  然而,最初身邊人都反對王凱參加《聲入人心》,“我的老師、家人都不希望我去冒這個險,他們覺得節目組可能會更多地注重年輕、帥氣,然后才是聲音、狀態。他們擔心我去了之后萬一什么都不是,怕我輸不起。”但是,王凱坦言,當時自己內心最強烈的聲音就是:“這個舞臺,我已經等得太久了,即使身邊人都反對,我也要拼一下,試一試。”

  于是,王凱把個人簡歷寄給了節目組,讓他沒想到的是,節目組很快就有了回復。

  “2000年考入中音樂學院附中,之后被保送到中央音樂學院,碩士研究生畢業,先后師從曲學選老師、宋一教授、金鐵霖教授、歌唱家閻維文。曾獲得意大利貝里尼國際聲樂比賽金獎,意大利威爾第國際聲樂大賽中國賽區金獎,意大利佛洛倫薩烏爾巴尼亞國際聲樂比賽金獎,意大利圣天使國際聲樂比賽金獎,九大藝術院校中外歌劇比賽金獎等。在北京、東京等地舉辦了《王凱,中國男高音》獨唱音樂會及獲獎音樂會,代表作品有《新版我的太陽》《祖國情緣》《向著偉大夢想》《心夜難眠》……”手捧這份簡歷,節目組說以他的資歷都可以做出品人了,不用從選手起步。

  王凱聽后,依然堅持自己心之所向,以選手的身份走進了《聲入人心》。可是,在《聲入人心》的錄制初期,王凱卻有點后悔。“在節目錄制前四五期的時候,我一句話都不敢說,也不知道該說什么,所以觀眾覺得前面王凱好像都沒出現過。那段時間我特別后悔來參加這個節目,曾經有幾次我行李都收拾好了。”

  慢慢地,王凱漸入佳境,表現得越來越出色。在最后一期當得知自己獲得年度首席時,王凱說他突然間不知道自己要說些什么了,“我覺得瞬間有20秒,如果一閉眼睛我的眼淚就出來了,那三四個月我經歷了太多的事情,也承受了太多的壓力。學了20年的聲樂,終于給我一個機會讓我說幾句話,但是那一剎那我卻什么也說不出來。”

  當被問及參加《聲入人心》最大的收獲是什么,以及最想和哪位成員合作時,王凱坦言:“通過這個節目,我不僅結識了很多好兄弟,也讓更多的人認識了我。我希望有機會和兄弟們都合作,特別是周深,因為我和他是真正的空八度和聲。”

  偉大夢想,總會來臨

  “一條大河波浪寬,風吹稻花香兩岸……”小時候,母親總是一邊做飯,一邊唱這首郭蘭英老師的《我的祖國》,而這正是王凱最早的音樂啟蒙。

  王凱1983年生于河北安國鄭章村的一個中藥世家。安國是我國最大的中藥材集散地和中藥文化發祥地之一,有“草到安國方成藥,藥經祁州始生香”的美譽。所以,父親對這個家中唯一的兒子寄以厚望,希望他好好學習,將來繼承家中事業。然而,王凱從小就喜歡音樂,熱衷于唱歌。他笑著說:“小時候,父親總是覺得我不務正業,為了唱歌我沒少挨打。”

  天生就有副好嗓子的王凱,對于音樂非常執著,于是父親開始慢慢地由反對轉為支持。2000年,父親放下家中生意,陪王凱來北京備考中央音樂學院附中。他們住在附中附近的一個半地下室的賓館里,父親每頓飯都不忘給兒子點一個肉菜,自己則吃一個便宜的素菜。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天,北京沙塵暴,父親從老家返回北京,為了節省30元的打車費,父親拎著包從木樨園一路走到了音樂學院附中。當我見到他時,他從頭到腳裹著一層黃色的沙子。”話到此處,1米93的王凱聲音哽咽,眼里閃著淚光。他說其實家里的經濟條件還不錯,但是父親依然這么勤儉節約,這件事也告訴他不管以后生活條件有多好,都不能忘了本。

  一個月后,備考僅有一個月,聲音條件出眾的王凱就考上了中央音樂學院附中。自此,在音樂的海洋里,他如魚得水。他沒有恃才而驕,反而非常刻苦,每天一有空就自己泡在琴房里。“老師經常去琴房看學生們練習,看到問題就會逐一指出,并且悉心指導。”所以,他的進步也非常快。隨后被保送到中央音樂學院美聲專業,本科結束被保送繼續攻讀碩士研究生。

  碩士研究生畢業后,王凱走進中國人民解放軍陸軍政治工作部文工團,后調入國家大劇院。在文工團的這7年間,王凱經常深入部隊進行慰問演出,《戰之必勝》《偉大夢想總會來臨》等都是他的經典曲目。“路有多遠,看海闊天空;幾經坎坷,不改變初心;扛著苦難,扛著光榮;越是追尋,越要浴火重生……”正如這首《偉大夢想總會來臨》歌中所唱,王凱在歌唱的道路上越走越寬廣,離夢想越來越近。

  他說,每當面對可愛的戰士們,自己的內心最純凈,歌聲也最嘹亮。有一次,在某部隊演出間歇,王凱不經意間看到在禮堂門口站崗的戰士年齡很小,雖然他看不到也聽不清里面演出的節目,但是依然堅守自己的崗位,站得筆直,年輕的臉龐上透著一股子堅韌。

  于是,王凱走到小戰士身邊,和他攀談起來:“你今年多大了?家住哪里?多久沒回家了?最喜歡聽什么歌?我給你單獨唱一首歌吧……”小戰士聽后,眼里瞬間就閃現出淚花。接著,王凱就站在他的面前,為他清唱了一首《母親》。唱完,小戰士眼含熱淚,說道:“我有兩年沒回家了,真的很想念我的母親,謝謝你!”

  王凱坦陳,雖然自己已經離開了文工團,但是他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依然保持著軍人應有的作風,戰士們堅忍不拔的精神,和真誠樸素的情感依然時刻激勵著他前行。

  美聲通俗化,唱給世界聽

  說到“為什么選擇做歌劇演員”這個問題,王凱說:“我覺得,如果按最正統、最科學的方法,可能除了我國的傳統民歌以外,就是西方的美聲歌劇,包括一些教堂音樂,都是我喜歡的音色,用他們的方法讓我們的藝術更長久,所以我走上了歌劇這條道路。”

湖南省委宣傳部負責人和王凱、余迪、馬佳

  而在音樂的道路上,王凱坦言遇到的最大挑戰來源于自己,“男高音最難的就是在演唱中怎樣把高音唱得更漂亮、更好。男高音的嗓音像金子一樣,不是輕易發光的,你得在合適的時機給予它發亮的空間,而且要保證質量。學歌劇很難,通過各種比賽、各種晚會才能讓大家認識你。而怎樣才能嶄露頭角、出類拔萃,還需要平時扎實的功底,以及對音樂的理解,還有與各位老師、導演之間的排練、磨合,把他們所有的能量都吸取到你自己的身上,才能更好地展現自己。這種日積月累的過程是最難的。”

  多年來,王凱不斷地在作品中嘗試中西方文化的融合,在運用美聲科學發聲方法的基礎上,真正做到用中國的語言去演唱。他曾主演過《守望天山》《釣魚城》《洪湖赤衛隊》《趙氏孤兒》《長征》《金沙江畔》《木雕的傳說》《孔子》等十幾部歌劇。在眾多的角色中,他最喜歡的是《方志敏》中的男一號方志敏,“因為我和這個角色在性格等方面很相似,都有股子韌勁兒”。

  除了歌唱,王凱還是中國音樂家協會會員,中國藝術家協會理事,北京市東城區音樂家協會副主席,北京市公安消防宣傳公益大使,中國文聯志愿者協會會員,鳳凰衛視新媒體公益形象大使,江西豫章師范學院客座教授,鄭州大學西亞斯學院兼職教授。

  他說自己有責任讓美聲更加通俗化,在接下來的音樂創作上,他會把我國的一些傳統民歌,比如《小河淌水》《船工號子》等,結合現代電音、鍵盤技術,或許還會加上饒舌、倫巴,一起展現給大眾,唱給世界聽。

  當然,他也表示,這與我們通常理解的流行音樂還是有區別的,歌曲改編創作的根基屬性還是古典音樂,區別在于以往古典音樂呈現時是交響樂,現在可能是鍵盤、架子鼓、爵士鋼琴等,看似不相容,但是用這些大眾更容易接受的元素,可以讓大家更為接近古典音樂的“內核”。(記者 李菡丹)

版權聲明:未經中華兒女新聞網授權,嚴禁轉載

熱門排行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