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兒女新聞網
千斤顶或更好50手试玩

總編絮語|用之有節

2019-04-19 14:01來源:中華兒女新聞網編輯:李如是作者:王躍春

  

文  王躍春

  友人到訪啟功先生家,主人請客人吃桔子,自己也剝開一個,吃了半個后暫時離座,忙于他事。客人幫忙收拾時,將啟功老剩下的半個橘子扔進了紙簍。事畢,主人茶幾上下、椅子前后遍尋不到剩下的橘子,最后終于在紙簍里發現了目標。揀出,水管處稍事清洗,毫不猶豫地繼續剝食。客人汗顏,打道回府后追記了上述文字。

  南北朝時,北魏名將王羆有一次招待客人用餐。來客將薄餅的邊沿兒撕棄,王羆大為不滿:耕種收獲,其功已深,舂爨造成,用力不少。爾之選擇,當是未饑。說罷,讓手下人將飯食撤下。客人大窘。王羆又請客人吃瓜,客人削皮時,“侵肉稍厚”,王羆撿起來直接入口。

  《漢書》說:一夫不耕,或受之饑;一女不織,或受之寒。古之治天下,至纖至悉也,故其蓄積足恃。意思是說古代治理天下達到非常細致周詳的地步,所以國家才能有足夠的積蓄,可以依靠。

  勤儉治國,勤儉持家,乃智者賢者理智而必然的選擇。

  明太祖朱元璋一生最恨奢侈,他曾親自帶著太子朱標深入農家體察民間疾苦,并一再叮囑太子說:凡居處食用,一定要想到農民的勞苦,取之有制,用之有節,使他們不苦于饑寒。如果不顧農民的勞苦,對他們橫征暴斂,則農民不堪活命矣。

  一代名臣曾國藩在給他二兒子曾紀鴻的信中說:勤儉自持,習勞習苦,可以處樂,可以處約,此君子也。余服官二十年,不敢稍染官宦氣習,飲食起居,尚守寒素家風,極儉也可,略豐也可,太豐則吾不敢也。凡仕宦之家,由儉入奢易,由奢返儉難。爾年尚幼,切不可貪愛奢華,不可慣習懶惰。

  本期所刊載的南通名人張謇乃清末狀元,又是鼎鼎大名的實業家、教育家。甲午以后他先后創辦了南通大生紗廠、通海墾牧公司、上海大達外江輪船公司,并且按照現代城市的規范,設計規劃了南通市。他還創辦了通州師范、伶工學校、南通圖書館等文化教育事業,對南京高等師范、上海復旦大學的創立也給予了強有力的支持。辛亥以后他曾出任實業總長和工商總長。如此大富大貴之家,卻從不忘儉以持家。在給夫人的一封家書中,他這樣寫到:賬房開來家用,云須四千四五百元,福食一項,即須二千,大為不合。余為按人核計,至多不過一千二百元。又他項尚有可省者數百元,大約每年用度以三千二百元為限,亦已不小。望卿在家加意管理,加意節省。每日菜蔬,一腥一素已不為薄。衣服不必多做,裁縫即可省。切切。

  100年前的上海灘,地產大王除了哈同和程霖生,就數周扶九了。但是周大老板一生簡樸,出行幾乎不乘轎子不乘車,全靠步行。他有一句名言:南京路其平如砥,連家中地板都沒那么光滑,這樣好的路不走還要坐車子豈非白白糟蹋了。據說有一天晚上周老板提了燈籠走夜路回家,看見前面有一頂轎子,玻璃燈很亮,于是他便吹滅了燈籠,一直跟著走。令他高興的是,這頂轎子居然與他的歸途一樣,一直走到家門口,轎子停下。原來是他的家人所乘……這么大的老板,即使去親家探望女兒也只帶一包花生米,一包蘭花豆。在他的臥室中專門有一個夾壁墻,他經常在晚上從上面的孔洞塞入金條。

  由此看來勤儉之德確實與貧富無關。

  新中國成立之初,毛岸英和劉松林準備結婚,岸英向他的父親毛澤東報告說,婚禮簡辦,不買任何東西。毛澤東高興地表示:“不花錢辦喜事是喜上加喜。浪費可恥,節約可喜,應該發揚這種精神。”父親將一件黑色的夾大衣送給了新婚夫婦。這件大衣是毛澤東1945年重慶談判時候穿的:你們結婚我很高興,但我沒有東西相贈,把這件大衣送給你們吧。

  習仲勛夫人齊心回憶說,孩子們小的時候難得能吃上糖拌西紅柿,但是起初他們只吃西紅柿,而不喝剩下的湯。習仲勛便一臉認真地對孩子們說:這個湯可是好東西,喝下以后可以在肚子里長出西紅柿來。孩子們一聽便爭先恐后,每次都把剩湯喝個精光。

  習近平在正定做縣委書記的時候,常常由于下鄉回來晚了,吃不上熱飯、熱菜。食堂有時甚至只剩了點兒主食而沒有菜,但他毫不計較,一般買兩個饅頭,并請大師傅用醬油沖碗開水,做個“湯”。在正定三年多的時間里,除了舊軍裝和一件藍上衣,縣上的人幾乎沒有看到他有別的衣服。如此簡樸,當是家風使然。

  大科學家愛因斯坦說:我每天上百次地提醒自己,我的精神生活和物質生活都依靠著別人,包括活著的人和死去的人的勞動。我必須盡力以同樣的分量來報償我所領受了的、至今還在領受著的東西。我強烈地向往著簡樸的生活,并且時常為發覺自己占有了同胞的過多勞動而難以忍受。我也相信簡單淳樸的生活,無論在身體上還是在精神上對每個人都是有益的。

  《群書治要》說:修身治國也,要莫大于節欲。

版權聲明:未經中華兒女新聞網授權,嚴禁轉載

熱門排行
推薦文章